乳虎集团官方网站
股票代码:600551|公司邮局|内部公告系统|安徽出版集团网站
通知公告: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2013-2016年度安徽省社会科学奖(出版类)拟申报项目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国家统编三科教材出版和生产印制信息的公示  |  关于安徽省教材出版中心招聘市场培训人员的公告  |  招租公告  |  关于征集出版传媒广场商业策划公司的公告  |  乳虎集团科研工作站博士后招生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永利网投赌博时代精品导读评论

开拓创新,真情描绘丝路画卷
读刘迎胜教授著《话说丝绸之路》

  作者: 尚衍斌  来源: 安徽人民出版社      Tue Mar 07 00:00:00 CST 2017

       2017年新春,由安徽人民出版社精心打造的《话说丝绸之路》终于与读者见面了,这是学术界和出版界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捧读此书,宛如阵阵清新的春风扑面而来,一种十分亲切的感受油然而生,久久挥之不去。说实在的,关于丝绸之路方面的书刊近年出版不少,但能给笔者留下如此深刻印象的并不多见。和以往同类出版物相比,《话说丝绸之路》以其丰富的内容、珍贵的图片和精美的装帧堪称上品。

       记得很多年前,笔者看到外国学者维杰·哈辛写的一部有关丝绸之路的通俗读物,此书作者引用一位小朋友的发问作为开篇:世上真的有一条用丝绸铺成的道路吗?其实,这看似幼稚的发问却值得每个成年人深思。我们真的了解丝绸之路吗?它究竟承载着多少古代民族的梦想和心愿?
       公元十一世纪,有一部用回鹘语(古代维吾尔语)写成的《福乐智慧》问世,作者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在第四章写道:“褐色大地披上了绿色丝绸,契丹(泛指中国北部)商队又将桃花石(泛指汉地)锦缎铺陈”。很显然,这条从东到西的商道给各族人民带来了春天般的温暖。既便是古代维吾尔族作家也十分清楚,这条商道以传播丝绸闻名于世。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国的历史发展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走向世界已经成为时代的最强音。伴随我国“一带一路”战略决策的实施,让世人了解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与文化便成为我国学者和出版界朋友不可推卸的责任。安徽人民出版社策划与出版的《话说丝绸之路》一书就是回应时代要求,朝着这一方向努力的一份优秀成绩。
       公元1877年,德国著名地理、地质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把连接中外交通的道路命名为“丝绸之路”(Silk Road)。自此以后,“丝绸之路”的概念被世界各国人民所接受。而研究“丝绸之路”的学者代不乏人,前不久由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彼得·弗兰科潘(Peter Frankopan)完成的《丝绸之路: 一部全新的世界史》(The Silk Roads: A New History of The World)就广泛受到中外学者的关注,此书被誉为“轰动全球的现象级畅销书”。这一现象的出现并非出人意外,它反映了人们对两千年来始终主宰人类文明的世界十字路口的持续关注与探索的热度从未消减。作为学术研究成果,各家之说值得尊重和借鉴。笔者认为当下最需要研究的问题,是中国古代各族人民在“丝绸之路”上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人路和谐相伴关系的特点是什么?海上丝绸之路与陆上丝绸之路的异同?上述问题并非人人尽知。因此,无论从学术研究还是知识普及而言,都需要一部全面论述“丝绸之路”的著作,刘迎胜教授新撰《话说丝绸之路》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诞生的,可谓正逢其时。正如刘先生在结语中所言:“丝绸之路不仅是东西方友好交往的历史见证,也将是今后世界各国人民交流的通途。这条友好交往之路在历史上曾经造福于各国人民,我们相信它在将来必定会变得更为宽广通达。”(第199页)
       是否为一部优秀的历史文化类图书,判定标准之一,无外乎它所利用的资料是否真实可靠。披阅《话说丝绸之路》,我们深切的感受到作者在这方面花了很大功夫,可谓“上穷碧落下黄泉”。该书利用了相当丰富的文献资料和考古出土文物,在认真辨析比勘的基础上将其作为构建全书的基本依据。与此同时,作者又把自己很多精辟的看法,不着痕迹地融汇在经他精心梳理和归纳过的史料之中,令人耳目一新。该书全面深入地论述了陆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缘起、走向,考察了丝绸之路沿线古代民族的活动以及不同时期中外旅行家的行迹。此外,还考证了丝绸之路沿线古代城镇的分布与地望,厘清了我国古代指南针、火药、造纸与印刷术西传的时间和原因,阐释了中国丝绸与陶瓷的大量输出以及西域物种的东传。可以说,内容涉及丝绸之路的方方面面,是当下全面了解中西交通、中外文化交流和西北民族历史演进与变迁的一部优秀著作。当然,这主要得益于刘迎胜先生的才具、学识和宽广的学术视野。
       刘先生通晓多种外语和少数民族语言,多次参加国内组织的丝绸之路学术会议和考察,更为难得的是,他曾三次代表中国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海上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和“游牧/阿勒泰之路”的学术考察并被推举为国际考察队副队长与队长,足迹遍及二十余国,对丝绸之路沿线各国的历史与文化非常熟悉,这种经历和学养为其撰述此书提供了他人难以企及的优越条件和知识积累。记得我国著名学者、已故北京大学教授季羡林先生在给王小甫的著作作序时,列举了在他看来“前途未可限量”的十多个中国新一代学人的名单,刘迎胜就位列张广达、耿世民、林悟殊之后(参见季羡林为王小甫著《唐吐蕃大食政治关系史》序)。随后,季先生写道:“这些人的特点就是中西兼通,基本上掌握所需要的古代语文。他们又都能通解汉文古典文献,这就如虎生翼,可以与外国同行逐鹿学坛了。”季先生讲得不错,刘迎胜先生后来成长的经历以及他在学术上的建树就很能说明问题。
       阅读此书,笔者感觉到作者除了广泛利用了包括汉文文献、敦煌吐鲁番出土的文书在内的第一手资料外,还从阿拉伯文、波斯文史籍如《史集》等书中摘译了大量资料,使其成为书中某些篇章的重要依据。读者可以看到,引用资料丰富,立论、立言有据是该书的重要特点之一。在撰写此书的过程中,作者还十分注意国内外学者的研究前缘状态和最新成果。该书反映出作者对国内外学者的学术讯息非常熟悉。这样,他在实证研究中,就做到了既善于借鉴,又能发挥个人的独立见解,把自己的研究不断推向深入。众所周知,汉文史籍中的“汗血马”是西域良马的代称,因其体形高大,善于奔跑,备受汉朝称赞,故又名“天马”。至于“汗血马”名称的来源,古人未曾言及,今人亦未留意。刘迎胜先生利用美国著名中亚史学者傅礼初(Joseph F.Fletcher)的研究成果指出:“‘汗血马’的后代今集中繁衍在土库曼斯坦。现代学者发现,这种马身上常有一种寄生虫,叮咬后流出的血与马匹运动后的汗混融呈赤色,并认为这就是‘汗血马’的来历”(第11页)。季羡林先生在蔡鸿生教授著《唐代九姓胡与突厥文化》序中写道:“居今日而谈学问,必须中西兼通,古今融会,始能有所创获,有所前进。坐井观天,故步自封,是绝对不行的。任何学问,现在几乎都是世界性的。必须随时掌握最新动态,才真正能跟得上时代的步伐。稍一疏忽,即将落伍。”季先生的这番话掷地有声,发聋振聩。披阅《话说丝绸之路》不难发现,刘迎胜先生在这方面是殚精竭虑,精益求精的。他之所以能多有创获,其原因就在这里。
       丝绸之路研究涉及边疆史地和中外关系史等多学科的内容。研究者只有对上述领域的名物制度以及人名、地名进行精细比勘才能作出正确的解释。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就需要研究者具备历史语言比较学的知识与方法。也就是说,要求优秀的学者不仅兼通英、俄、德、法、日等主要西方国家的语文,而且还应当具有独立解读某些东方语文的能力。刘迎胜先生师从我国著名蒙元史专家韩儒林教授,韩先生曾多次强调,多学一门外语,就是多开一扇朝外瞭望的窗。在韩先生的指导和影响下,刘先生在语言学习和训练方面下了很大功夫,所以每当读到他的文章,总能使人了解很多世界各国学者研究的最新成果。
       我们从该书关于“赛林达”(serinda)一词的解说,似能感悟到刘迎胜先生运用历史比较语言学知识和审音勘同的方法从事学术研究的能力。“赛林达”是一个地名,据法国作家戈岱司编《希腊、拉丁作家远东古文献辑录》记载,有几位印度僧人曾到名为“赛林达”的地方取蚕种。然“赛林达”并非汉语译名,其确切名义不甚明了,非常有必要弄清楚。刘先生经过研究认为,“‘赛林达’是由Ser加Inda构成的。Ser即‘赛里斯’(Seres),意为‘丝国’,即中国;Inda就是印度。‘赛林达’(Serinda)即指位于中国与印度之间的地区,相当于汉文史料中的‘西域’”(第42页)。笔者认为这种见解令人耳目一新,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大约在十六国至北朝时代,中国内地的蚕桑业就已经传入西域各地,藏文史书《于阗国史》和汉文史籍《大唐西域记》亦有汉地公主将蚕种带入于阗(今新疆和田)的故事。所以印度僧人在“赛林达”(西域)获取蚕种的解释是完全符合情理的。这样的解释终于使许多学者迷惑多年的“赛林达”的地望问题获得澄清。退一步说,此观点即便得不到所有同行的认可,也是对推动学术发展的贡献,因为见解不同但又立言有据方能将问题的探讨引向深入。
       《话说丝绸之路》在谋篇架构方面独具匠心。必须指出的是,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刘迎胜著述的《丝绸之路·草原卷》和《丝绸之路·海上卷》已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话说丝绸之路》就是作者在以上两部著作的基础上精心结构而成的。仅从论述内容来看,该书将丝绸之路分成三部分:一是陆路丝绸之路,一是草原丝绸之路,一是海上丝绸之路。作者分别就以上内容详加阐述。论述了丝绸之路沿线古代城镇的分布,考察了经济作物、宗教文化、语言文字的传播情况。还借助中外旅行家的行纪描述了不同时期丝绸之路沿线中外文化交流的各种面相。同以上提到的两部书相比,《话说丝绸之路》的内容更为简洁明了,文字更加精炼、典雅,可以说是前述作者两部书的浓缩、精华版。其实,丝绸之路涉及的内容的确很多,但作者并非面面俱到,一一缕述,而是选择丝绸之路最具代表性和极富特色的历史事件、人物或有争议的问题加以论述,以此展示中外各国和各民族的历史贡献和历史作用。由于作者长期研治蒙元史、内陆亚洲史与伊斯兰文化史,是活跃于上述研究领域的国际著名学者,所以,该书所列内容大多是作者长久关注并取得重要学术进展的论题。他利用波斯语文知识对《海药本草》《酉阳杂俎》以及《本草纲目》等汉文史籍记载的一些不明物种的解读就是范例。诸如“窟莽”(波斯语为Khurma),即枣椰果(第170页),“捺祗”(波斯语为nargi),即水仙(第171页)。类似的考证在该书还有很多,兹不一一引述。
       《回回药方》是蒙元时期传入中国的一部伊斯兰医药典籍。因书中夹杂着不少阿拉伯语和波斯语词汇,研读不易。国内有学者将书里提到的一些医学圣贤的名字诸如“扎里奴思”、“先贤鲁肥西”、“卜忽剌忒”视作“古回回医人”。刘先生经过认真辨析后认为,他们并不是回回人,而是古希腊人和罗马人。“扎里奴思”,是古罗马医学家伽仑(Galen\Galenos)的阿拉伯文、波斯文写法的汉语音译。“先贤鲁肥西”,是古希腊医者Rufus的阿拉伯文、波斯文写法的汉语音译。而“卜忽剌忒”则指著名的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Hippokrate),其阿拉伯文名字写作Abuqrat(第177页)。上述发现纠正了前人的讹误,具有创新性,表现了作者独到的学术见解和利用多种语言从事研究的非凡能力。
       该书作者在充分吸收我国学者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全面梳理了13世纪以后波斯工笔画受到中国绘画传统影响后风格发生变化的情况。明确指出,“在中国绘画风格传入以后,波斯工笔画逐渐脱离了早期所受西方拜占庭艺术的影响,而更多地融入了中国绘画的因素。而这些因素,诸如牡丹、荷花等中国的一些花卉图案总能在一个时期的波斯细密画中找到蛛丝马迹。”(第90页)十分有意思的是,这种画风被后来兴起的帖木儿王朝承袭,该王朝的首都哈烈(今阿富汗的赫拉特)与周邻的撒马尔罕成为当时波斯伊斯兰工笔画的创作中心,其作品进一步体现了伊朗巴格达传统和中国画风的深度融合。(第92页)以上表述在以往出版的丝绸之路系列丛书和美术史著作中并不多见,可视作该书的一个新见解,此说无疑是古代丝绸之路中外绘画艺术交流的鲜明例证。
       《话说丝绸之路》是一部图文并茂、异彩纷呈的精美之作。据笔者粗略统计,全书大约收录255幅图片。其中不少应由作者本人提供,这与刘迎胜先生多次到天山山区、塔里木盆地以及河西走廊进行学术考察有关。读者可以看到,将书本知识与实地考察相印证使作者对丝绸之路和西北地理了如指掌。当然,还有一些图片应是作者三次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起的“海上丝绸之路”、“草原丝绸之路”和“游牧/阿勒泰之路”考察时拍摄。这些图片与文字相互印证,不仅有助于人们认识丝绸之路的交通路线,还清晰地展现了中国古代诸族对丝绸之路沿线各国的文化辐射与影响。诸如书中收录的浙江钱山漾出土绢片(第37页)、新疆阿拉沟出土凤鸟纹刺绣(第38页)、新疆民丰出土的五星锦(第39页)就展示了中国丝绸业的起源以及丝绸之路沿线丝织品的分布与流传。同时书中还选录19世纪乌兹别克贵族服装(第40页)和传统土库曼地毯编织物的图片(第59页)。我们从中不仅看到中亚诸国对中国丝绸加工技术的继承,还能感悟到他们根据本民族传统文化特点所进行的创新与发展。
       长安城内胡饼(即“囊”)飘香是唐代中外文化交流史上值得称道的趣事。作者在书中不仅引用《太平御览》、白居易的诗作和日本儒僧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等相关记载追述胡饼在长安流行的情况,还配有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传统食品的图片(第86—87页),文字与图片彼此呼应,相映成趣,此乃该书获得成功的最大特点之一。
       一部好书总能令读者在不经意间生发一种回味良久,难以割舍的情愫,《话说丝绸之路》就是这样的书,古诗云“润物细无声”,借用它来形容刘迎胜先生这部惠及学界的著述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笔者深信此书的出版,必定使不同年龄段的人们更多地了解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变迁。同时,对今天丝绸之路再铸辉煌也有重要的启示作用。据该书责任编辑陈娟女士函告,在不久的将来,该书将被翻译成英文奉献给世界各国读者,我们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作者为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时代出版” 或“来源:本站”的作品,版权均属乳虎集团,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者,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时代出版”。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时代出版)”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