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虎集团官方网站
股票代码:600551|公司邮局|内部公告系统|安徽出版集团网站
通知公告:

它曾见证安徽出版业的起飞
欣忆《快速计算法》的出版发行

  作者: 孙述庆  来源: 安徽科技出版社      Thu Jan 07 00:00:00 CST 2010

(“祖国•集团•我”征文大赛特别奖)

       在欢庆共和国60华诞的大喜日子里,我们回顾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无不万分激动。安徽出版业像全国一样,在改革的大潮中起飞,在开放的大道上奋进。上世纪70年代末,从早先的安徽人民出版社一家,相继发展为十多家,从少到多,从小到大,今天已经成长壮大为面向全国、走向世界的出版集团。
       众所周知,出版业实力的衡量,是以它各种出版物的产量和质量为重要标志的。浏览书架上我省早年出版的图书,它们都是安徽出版业起飞奋进的见证。以我的亲身感受,首先想到的一种书――史丰收的《快速计算法》,它可以说是历史见证的典型代表。这本书的装帧并不豪华,更不厚重,有意义的是出版时间在1979年,版权页上记录的出版者却是当年刚刚成立的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令人惊奇的是,其发行量之大,社会影响力之强烈,着实为新生的安徽科技出版社增添了许多喜庆与热闹。
       原来,《快速计算法》一书的出版,还真有一段很不寻常的故事。早在1978年,《人民日报》有篇关于一个名叫史丰收的青年从小钻研速算的报道,它说“今年一月,中国科学院计算所、数学所、应用数学推广办公室等单位,对史丰收进行了考核,一致认为史丰收的快速计算法,方法巧妙,是国内外罕见的,在这方面有培养前途。”我还得知,为了培养人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破格录取了史丰收为1978年新生,进入数学系学习。我当时作为原安徽人民出版社科技编辑室的一名编辑,这一新闻线索触动了我的职业敏感和兴趣,很想把它变成一种图书传播到广大读者中去。
       1978年,凡是过来者都还记得当年因为才打倒“四人帮”不久,急需拨乱反正,更是百废待兴。而我们都是创建和建设新中国的新历者,回顾这30年披荆斩棘的征程,深感胜利来之不易。新中国成立后,为探索富民强国之通途,几经曲折,蒙受了那么多苦难,已经折腾了30年,革命的巨轮才拨正了航向。眼下,人民群众迫切需要改善生活,尤其是文化生活。然而那岁月里出书固然不易,买书也格外难,社会上存在着严重的书荒。我当时所在的唯一出版社,虽说已结束了“剪刀加浆糊”的编辑状态,但出版仍然青黄不接。尽管如此,举国上下都心系安定团结,热烈响应党和国家一再提出“向现代科学技术进军”的号召,对全国科学大会的召开,对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召唤,反响强烈;邓小平强调“重视知识、重视人才”开始深入人心,因此“爱读书、学科技”渐渐成风,全国呈现一派“科学春天”到来的喜人景象。就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我们的局社(当年省出版局与人民出版社是一家,两块招牌一套人马)领导,顺应潮流,要求全体编辑记者走出编辑部,面向社会,为“多出书、出好书”下功夫。于是我走进了已在合肥办学的中国科技大学校园,着手访问正在就读的史丰收同学,了解他的速算法。史丰收因为速算法在科大相当受人关注,在师生中常有报告会。我把得到的资料与信息带回编辑室,同事们也都感到很新奇,然而它的文稿离我们出书的要求似乎还很远。为了缩短这一距离,记得当时曾按领导意图,将史丰收请进了编辑室作速算表演,实际则是进行技术考核。百闻不如一见,它确实是不用任何计算工具,只是口算或心算,手指加以辅助,能从高位数算起(从左到右),一次写出结果,把繁琐的运算过程省掉了。这种速算法可以计算26位数以内的加、减、乘、除、乘方、开方,得数准确。任意两个8位数相乘,他只要三、四秒钟就能从容地得出答案。实际验证,这种速算法演算之速,明显地超过了袖珍电子计算器。凡是见到史丰收表演的人,无不为之惊叹!
       当编辑室落实这本书的出版计划之后,我以浓厚的兴趣,紧锣密鼓地集中精力帮助史丰收整修文稿,润色文字,精炼口诀,改画插图,这样做旨在希望读者能读得懂,学得会。由于时间匆忙,书稿难免不尽完美,但这部书总算赶在1979年春与读者见面了。本书出版的消息像春风一样很快传开,省市电台电视台相继报道,热情地宣传。北京和各地电视台也不断有宣传,史丰收还不时应邀在银屏上作表演,为此热闹多时。
       史丰收《快速计算法》出书在1979年,这固然是一个偶然,可是它显得很不寻常。这一年,首先是国庆30年,又正逢安徽出版业从低谷重新起飞。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就在这一年率先走上了地平线,此后我省多家出版社也都相继成立。最能见证安徽出版业起飞奋发的出版物,各家都先后推出了一大批高质量的好书,史丰收《快速计算法》算是首开先河,更为新生的安徽科技社打响了第一炮。本书从新奇和实用为特色,赢得了广大读者,第一版印数为100万册,很快销售一空,同年9月第二印刷又是200万册。两次印数高达300万册,还供不应求。一印再印,这是始料未及的事。由于那年头实行的是计划经济,全国一盘棋,许可各省市相互“租型”(时仍“铅与火”的印刷条件),因此,除了港、澳、台和西藏等边远省区之外,许多省市地区都纷纷向我省租用纸型,以便就地印刷发行。就这样,全国发行《快速计算法》一书的热潮无形中出现了。在我的印象中,当时省出版局对这本书有过统计,省内外印刷发行总数超过千万册,一举创造了空前的纪录。这一盛况,是时代赋予的奖赏。我作为这本书的负责编辑,始终分享了它的荣誉与快乐。